二十.

摘纪录:

嫉妒是世上最令人绝望的牢狱。 那是非凭外人暴力推动,由囚徒囚禁自我的牢狱。 从里面锁上牢门,亲手把钥匙扔到铁栏杆外。 没有人知道有人被幽禁在那里。 当然,只要他下决心就可以走出去,但他不能, 那牢狱就在他心里,像石壁一样坚硬。 这正是嫉妒的本质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》


感谢推荐

忘不了自己喜欢水蛭的那段时间.

完全吸引深深沉迷.


摘纪录:

我越活越谦卑、寡言,不是妥协。
是发现,是和非、美和丑、强和弱,有时恰恰相反。
——商器《没有人在听我说话》


感谢推荐

续命了.

宝贝用力夹

闭麦造车:

色气炮友小甜饼


现实向夹克衫第三画雅加达玩偶梗


 


 


 


 


又是一年金秋。


这是我来印尼大学做交换生的第二个学期,这所印度尼西亚最好的学府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,个个健谈,擅长交际,跟他们相处起来也算是愉快。


不过,我骨子里还是更亲近那些东方面孔,和我一样有着黑眼睛、黑头发,写着方块字的中国人。


可惜,这里并非国人留学的热门城市,只有国内放假的时候,街上的华人才会多起来。所以即使那些时候印尼没有假期,我也不会像在国内一样宅在寝室,那几天我总会出来走走,以期在陌生的城市里邂逅一丝擦肩而过的温暖。


今年金秋,雅加达亚运会即将闭幕。印尼吸引了四海八方的来客,繁华街区自有一番热闹。耳畔皆是熟悉的乡音,心情没来由的晴朗。


我漫无目的的在商场里转着,路过游戏厅。躺在娃娃机里的那些面孔,或是呆萌,或是可爱,像阿拉丁神灯里的一缕游魂,等待命中注定的主人。


不是有句话,说娃娃夹的好,女友不会少?


我不相信。


这句话还是我前任告诉我的,当时我还是个特别大男子主义的中二少年,听了之后立刻就想在对象面前大显身手,然而结果惨不忍睹。不过我那时也不缺女友,心里直嘲这种网红句子一定都是骗人的。


等我从记忆里回过神来,我已经站在娃娃机前,手边的盒子里零星的游戏币,机械的往娃娃机里投着。


我一次就夹到了娃娃,可是当初偎依着看我夹娃娃的人已经不在了。刚才的战利品抱了满怀,内心却前所未有的空虚。


谁说会夹娃娃就不会单身的?果然是骗人。


但我不是最倒霉的那个。我旁边的那个人已经站了好一会,依旧毫无收获。那台娃娃机里放着许多只鲨鱼,丑丑的,不知是哪里吸引了他,盒子里游戏币见了底,他还在执着的往里投。


明明那些钱都够他买好多个了。


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操纵杆,小小幅度调整着机械爪,总要等到最后两三秒才放下。雪白的手腕细细晃着,让人忍不住去肖想把它握在掌心是怎样的光景。


纯黑的T恤薄薄一件,半截牛仔衣系在腰间,据我目测,一双手就能握住那纤瘦的腰。


腰臀处的优美线条实在让人移不开眼,一双长腿被宽松的牛仔裤遮得严丝合缝,只施舍出那一截精致纤细的脚踝,也足以令人垂涎。


他明明就有仔仔细细的努力控制着机械夹,可是娃娃机好像跟他作对似的,偏偏只对他挑剔的厉害,比婆婆挑儿媳还要苛刻。


不过也是,这么诱人的男孩子,谁不想多调戏几回呢?


他被这般戏弄却也不恼,只是急得直跺脚,真是可爱死了,一点不像那种夹不到便只会踹机器的暴力男。


他被我弯腰取娃娃的动静吸引过来,我这才看清他的模样。


仿佛周围一切都暗下来,只剩清清浅浅的褐色眼眸里映着无数星光,银河在云端儒雅流淌,不食人间烟火的清亮。


可是勾走我魂魄时,却是魔鬼般疾风骤雨,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。


而我甘之如饴。


“唔……你可以帮我夹这个娃娃吗”,唇珠娇艳,露出一点粉嫩的小舌。两只梨涡若隐若现,拉扯着凌厉的轮廓一同跌进甜美的漩涡。


天,我一个男人,心跳竟然也有点加速。


那个声音软软糯糯委委屈屈,仿佛连娃娃机都欺负他似的,我似乎连拒绝都像是在犯罪,我早已不是容易冲动的毛头小子,今天也想理智掉线一回。


不知道他的父母在叮嘱他女孩子很危险的时候,有没有讲过,男孩子有时也很危险?


“一只一次”,我凑得离他近一些,眼神大胆的在他屁股上扫来扫去,没抱娃娃的那只手看似随意的搭在他腰侧,意有所指。


其实我根本就是在开玩笑。在学校,跟外国人在一起总是阳光正经,毕竟代表着我的祖国。可是见到同胞,紧绷的神经就懈怠下来,在国内,同龄男孩子之间讲讲段子也是稀松平常无伤大雅的。


也许我想错了,他的目光错愕又清纯,看得我羞愧的一塌糊涂,直唾弃自己龌龊下流。


他皱了皱好看的眉,也许下一秒就会踹我,或者给我一拳,毫不留情的那种。我都想好了,如果他真敢威胁到我的小兄弟,我就……


“两只一次”,他别开眼,为了掩饰不自然而摸着鼻尖,“你要带套”


我其实大脑已经直接死机,但身体本能的上前一步,一把握住还带着他温度的操纵杆。


我得把整个店的娃娃全给夹出来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歪着头想了想,他又补充道,“而且你得快点,晚上我还要……”


今天晚上,是雅加达亚运会的闭幕式,他八成是不愿错过这样的盛事。


可是叫我快点?


想什么呢。


那可不行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




end


 


一个目录



想吃onion和pizza味的品客.

想吃Frosties.

想吃黑莓.

想吃树莓.

转接成功要了我的狗命.